Search
  • Olan

紀大偉導讀《魂斷威尼斯》小說中文版





在我整理台灣 #同志文學史 的過程中,我發現《#魂斷威尼斯》電影版是一座國外的燈塔,讓本土的文本借光。在蘇州庭園中,「借景」是把園外的美景借到園內的魔術;長久以來台灣文學在文本中多次提及這部電影,就形同借景。藉著借光、借景,台灣的文本得以展現痴迷的凝止狀態。阿申巴赫痴迷達秋的理由是曖昧不定的,固然可能是因為同性戀,但也可能是因為仰慕「美」或憐惜青春。這種曖昧,對台灣文本來說特別方便:文本得以藉著稱讚(比較形而上的?)青春美之名,行肯定(比較行而下的?)同性戀之實;也可以藉著(肉體層面的?)同性戀這個跳板,進而探究(精神層面的?)何謂青春何謂美。


我用「#青春崇拜」一詞指稱台灣文學中的一種傾向:藉著崇拜青春之美,讓某些禮法不容的欲望得以找到呼吸的機會。詩人 #楊牧 在一九七六年出版一部散文《年輪》,文中〈一九七二〉這章寫於一九七二年(《魂斷威尼斯》電影版放映一年後),分為四節,第一、二、四節寫的是在台灣看不到的、充滿大自然撞擊力的北國風景,做為壓軸的第三節寫的是當年在台灣也不會看到的異人情事:「同性戀」(楊牧採用這三個字)。詩人還特別提及《魂斷威尼斯》。(閱讀全文)



22 views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