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  • Olan

My Intro in Chinese to Ocean Vuong's Novel 王鷗行小說推薦序(紀大偉)

#oceanvuong #briefly #此生 #燦爛

Ocean Vuong 跟我住在 #哈特福 的時間,沒有重疊。但某個層次上 #我真的住他隔壁:鷗行從哈特福搬走後,他的外婆和母親仍住在法蘭克林道附近,搞不好曾經跟我擦肩而過。我在哈特福最常去的菜市場,除了一般超市(白人超市),就是越南人的「#亞東超市」。在我的活動範圍內,最常見的族群就是 #波多黎各人 (鷗行也提及許多說西班牙語的鄰居)。我住的那一棟公寓,除了我自己那戶,其他各戶幾乎都是波多黎各單親媽媽家庭。我就是在她們的喧嘩之中,#寫完博士論文#幻想自己可以跳出美甲沙龍一般的學界畜生道。鷗行在哈特福公寓為癌末外婆送終。不是不敬,但我也在哈特福動物醫院目送癌末老狗接受安樂死。 法蘭克林道最常見的亞裔人口就是越南人。我幾乎沒有在交友軟體遇過臺灣人或中國人。他們可能都匯集在大學周遭,例如康州南端的耶魯大學(我沒拿過 #耶魯大學 的薪水,但是我常去那邊呼吸fashion的氣味)、康州中部的 #衛斯蓮大學 (Weslyan University,我在美東的第一個雇主)、康州東部的 #康州大學 (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, Storrs,我在美東的第二個雇主)。巧的是,這些大學校園之外就是販毒者樂園。耶魯大學校外常有毒販槍戰,死傷無數。康州大學旁邊的小鎮就是白人吸食一級毒品的集散地。鷗行的第一任男友是個戒不了毒癮的白人。我沒有跟吸毒者打交道,但我在康州大學遇過爛醉如泥、輻散酒味的白人學生光天化日來考期中考。 #紀大偉 #康乃狄克 #流浪老師 #harford







76 views0 comments